咱们相爱吧,撒哈拉沙漠,凯恩斯

admin 8个月前 ( 03-10 11:00 ) 0条评论
摘要: 澎湃联播|这个冬天不能完成的约架...
        今天是立冬,从今天起,冬天开始了。阳光虽然还在卖力无修韩漫地发送光芒,但终究像分手了的恋人,没有了往日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大家的思念是澎澎御寒的毛衣,这会让“我将忘记快来的是冰与雪的冬天,永远不信你甜蜜的声音是欺骗”。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时间不更新,不可能是休假,那澎澎这些天去哪儿了呢?发张图,你们就知道了。
 &#农夫杀牛160;      纳尼?!澎澎是条鲸鱼?澎澎是女的?澎澎怀孕了?哈哈哈哈哈,笑得我都要怀孕!

        那都去找老中医把脉验一验吧。

柯德来0;       微博名人、北京积水潭烧伤科医师“烧伤超人阿宝”曾公开表示“中医是伪科学”,前不久,他出5万奖金发起挑战,以随机盲法测中医脉诊验孕准确率是否能超80%,同时欢迎“爱好科学的土豪”增加奖金。目前,“挑战赛”奖金已在部分网友的赞助下追加到了10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烧伤宝发出挑战不久,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杨桢应战。随后,成都老铁血皇汉中医吕即来也来参赛,他愿意出20万作为奖金书楼,摆一个中西医擂台赛,“不但要验孕,还要挑战通过诊脉来判断还有几天来月经。”
        11月3日,烧伤宝的代表王志安发布规则,定由32名育龄妇女协助参与测试,杨桢与参试者之间用布帘遮挡,仅根据诊脉结果来判断参试者怀孕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盲品大闸蟹之后,又一场约架眼看又要精彩上演啊,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!

        5日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有关方面负责人表示,个别人员发起“脉诊验孕”只能表明对中医药学的了解不够,个别中医人员的应战也只能表明对中医药学的内涵把握不够,“脉诊验孕”的约战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摩掌擦拳的老中医们纷纷退出。杨桢还发了个长微博“别了,阿宝志安——关于脉诊验孕的最后声明”,“样本不够、涉嫌违法”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球还给我,我妈喊我回家吃饭。”据说,这是篮球场上能把所有人都封杀的大招。

     眼睁睁造句60;  澎澎听说,中医有几千年历史,理论基础是《黄帝内经》,认为人体与自然合一,由阴阳五行组成,肺属金、心属火、肝属木、肾属水、脾属土,这些博大精深的内涵,这是文化啊,只有200来年的现代医学懂个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挑战成功了,人家只是说:哇!中医真厉害,能够诊出有没有怀孕!

      &黑函之舞#160; 更何况还有诊断不出的风险呢。如真是这闽锐电镐的价格样,那看了这么多年的“恭喜皇上,娘娘有喜了”宫廷剧岂不是白看了?

        三观岂不是被毁了?
        几块钱一张的试纸能够解决的问题,要花几十万去折腾。中医界的朋友们,阿宝就是那一小撮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啊,目的是要对中医发起颠覆攻击,中医教授退出这样的约架是cg鲨很明智很高冷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烧伤宝嘚瑟了:“有人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,啥叫本啊?没有微生物学和病理生理学知识,连疾病的病因都一无所知,你治个X本啊?对肺炎来说,抗生素杀菌不就是治本吗?对肿瘤来说,手术加放化疗去除病灶杀灭癌细胞不就是治本吗?病毒感染,维持脏器功能使机体有时间清除病毒,这不叫治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澎澎不想介入中西医的争论,只无限世界直播系统是因为这场撕逼没有最终进行而感到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还有一场跨国约架值得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6日再次向俄罗斯总统普京“下战书”,要求单独会晤,讨论马航M17航班失事事件。“他躲不开,我们终将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单独会面,无论在走廊上或者更正式的场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月,阿声韵歌博特引用橄榄球术语,称要在定于本月于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期间“正面冲撞”普京。他的原话是I'm going to shirt front Mr. Putin。“ shirt front”原指上衣前胸,在澳洲橄榄球俚语中指凶狠的正面恶意冲撞。阿伯特说,定要为MH17上遇难的澳大利亚人讨个公道。
        阿博特大学时打过拳击。

asiantube860;       当时好基友梅德韦杰夫在美国的微博上回应:普京先生精通运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普京曾练过拳击,11岁时,为成为院内小伙伴和同学中的老大,普京开始参加拳击王芊雯训练。但是,没过多久,在拳击训练中他的鼻梁骨被打断,此对拳击失去兴趣。如果在拳击场上面对阿博特,普京大概会想起他的鼻子,少年时代的阴影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普京是柔道黑带,13岁开始练习柔道,曾是俄罗斯圣彼得堡市柔道冠军,2010年他曾和奥运摔跤冠军过招,“仁青多杰玉势轻松掀倒奥运冠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普京PK阿博特,一场硬汉的较量!有没有史泰龙、施瓦辛格、巨石的即视感?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还有一个澎澎非常喜欢的从跳水健将转型到银幕的硬汉。
 康寿宝鉴0;      阿博特和普京的较量,可能会提前在下周一的北京APEC会议上进行。转发这篇澎湃联播并@3个小伙伴,就有机会获得门票哦!

        估计他们是没机会在北京“寻衅滋事”的。为了确保APEC顺利召开,北京也是很拼的。北京及周边省份限号禁烧停产,在京事业单位还从11月7日至12日放假6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尚不知道33岁的河北籍女子潘小梅是否也享受到假期。6日7点晚高峰,在北京地铁五号线驶往天通苑北方向的惠新西街南口站,她被夹在闭合的安全门和车门中,随后车子开动,潘小梅被挤后跌落站台,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,于当日20时20分咱们相爱吧,撒哈拉沙漠,凯恩斯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故目击者刘先生说,当时车站格外拥挤,“一个门排两队,每队都排了20多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惠新西街南口,是我很熟悉的一个站。几年前,差不多晚7点,我每天随着下班的人涌向那个十号线和五号线交汇的地铁站。那个站有一个美女售票员,有人把这事发到网上说,自从看了她以后就告别了一卡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一号线相比,五号线、十号线并不太拥挤——意思是等两次列车可以挤上去。十号线很多是中关村那边来的码农,除了小广告撒满车厢,乘车环境还是不错的。我要到国贸去转乘一号线,那里,密集的人头在长长的换乘通道挪步而行,夏天,不知从何哪里来的盒饭味与没有空调带来的汗味混合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一号线在高峰时要等三次列车经过才能挤上。沙丁鱼一样的来到八通线换乘站,烦躁达到高峰。几乎每天,我都会看到人们因为排队、碰撞或者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而争吵、拳脚相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和素质高低无关,我们的烦躁、愤怒,源于资源缺乏而不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铁继续奔跑,城市继续运行。这座巨大的城市,就像一个庞大的机器,在一刻不停地运转。偶尔美萃尚品会有不幸的人被这个机器吞噬,在第二天的报纸上,成为一则“故事”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的人们,继续朝着各自的方向走去。惠新西街站,明天继续迎来送往……”一篇文章如是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潘小梅是余华小说《第七天》里的人物,她会回顾在北京乘地铁的过程,那些拥挤、烦躁会一一再现,然后来到一个地方,“那里的树叶会向你招手,石头会向你微笑,河水会向你问候。那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,没有悲伤Poloyes也没有疼痛,没有仇也没有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地方,我们就把它叫做“春天里”。



本文插画 澎湃新闻 黄桅

图片来自网络
综英美正义路人
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admin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ovecub50.com/articles/80.html发布于 8个月前 ( 03-10 11:00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有爱俱乐部,让爱心充满这个世界